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林彥彤

不是大哥之海海人生心得

動機14林彥彤

二月五號的午後,坐著台鐵自強號駛向斗六車站。緊閉著雙眼但還是難以讓自己入睡,因為內心的緊張程度早已不知如何言喻了,先是早上因家中水電配置跟父親大吵了一架,下午趕到台中時又買錯了火車票,原本是要到嘉義的,卻買錯買到了斗六。除此之外,也因為自己並不是學院的學生,有點懷疑自己是否會因不適應,而無法玩得盡興也學得充實。但儘管如此,還是得收拾心情,相信自己的選擇,想想去年暑假就是誤打誤撞報名了學院的活動而受益良多。今年寒假,我也不想冗在家裡盡做些無趣的事,我想到外面走走,看看學校外面的世界是如何,體驗雲林漁村農村的文化,發掘這美麗的寶島上我從未好好欣賞的美麗風景。

第一天,買錯車票這件蠢事,在一連串的機緣巧合下似乎變得比較沒有那麼嚴重。很幸運的,我在斗六遇上了天哥一行人,免費搭上了天哥的卡車,也省下了一筆前往三條崙的車錢,一路上我真慶幸我買錯票,因為這讓我能夠和幾個同行的夥伴熟識,也更進一步了解了此次活動的目的。

下午我們先到達了三條崙,在三條崙吳大哥先帶領我們繞了整個三條崙社區,果真跟行前時說的一樣,這裡真的很鄉下,四處可見低矮的磚房跟古色古香的三合院。除此之外,沿路上還佈滿的成堆的蚵仔殼,吳大哥跟我們說這就是隔天我們要體驗親自上陣實作「破蚵仔」的成品。

晚上享用完「海清宮」旁的蚵仔炒麵後,雲林縣前副縣長為我們介紹了雲林地區的相關發展,以及台塑六輕對於雲林地區生態產業的影響,聆聽林副縣長慷慨激昂的演說後,我深深體會到,台塑六輕在雲林是一個十分具爭議性的議題,當晚我們就在附近的靈山寺就寢。

隔天,雙喜大哥帶著我們騎車遊走三條崙,首先我們參訪了膠筏製造廠,製造廠的吳大哥為我們介紹了膠筏的起源與演變,看著一艘艘長達數十米巨大的膠筏,心中不經生起了對吳大哥的一股敬意,這麼大的船竟能在一個星期內靠手工完成!下午,我們開始當天的重頭戲「破蚵仔」,一簍簍滿滿的蚵仔倒在桌子上,社區裡的阿姨們教我們如何找到蚵仔的尾部,然後再破開他,將淡灰色的蚵仔倒到盒子裡準備晚上大快朵頤。晚上,享受玩蚵仔大餐後,我們分組向今日帶我們體驗漁村生活的大哥們請教問題,從專業養殖到歷史風情再到大哥們對在地產業與台灣社會的展望,我們深深感受到了大哥們對於自然環境與鄉土文化的熱愛,但卻也對那即將被財團政府吞噬的在地文化與自然生態感到惋惜。

第三天一大早,我們告別了雙喜大哥等人,分組前往土庫崙內社區,途中我們故意繞遠路到原本計畫參訪,卻又臨時取消的雲林五塊村,要參觀「阿明伯」種萬斤稻穀種成的「讀冊館」。讀冊館位於元長鄉信義國小,我們剛到時一位和藹可親的伯伯坐在門口看報,看到我們便跟我們寒暄幾句,聊過天後才知道,原來這位吳永修大哥就是原本要招待我們的社區幹事,也是讀冊館最初的發起人,吳大哥不僅熱情的為我們介紹讀冊館,還請我們到他家吃他親自栽種的番茄。吳大哥不僅是為有機果農,還在自家旁邊開設工廠設計溫度預測器外銷美國,看到他如此成功的事業,誰說一定要到大城市才會有發展,在在地家鄉好好做一樣會有好前途的!晚上在崙內社區,我們觀賞了精采的太鼓表演,也偷學了一招兩式,吃飽喝足後,便帶著倦意睡了。

最後一天我們來到了虎尾,虎尾算是雲林縣的繁榮市鎮,這裡充滿了人文氣息,早在日據時代就有的糖廠,還有古色古香的糖廠小火車,以及布袋戲館和故事館,都在在凸顯了先人們在這開墾打拼的足跡,舊時糖廠員工的宿舍展現了殖民時代特有的階級文化;布袋戲館則凸顯了早期移民文化的發展;故事館更是象徵了殖民時期最高統治階級的威權。最後,在故事館唐館長的帶領下,我們重新思索我們進大學學習的目的為何,又如何能在學成之後回饋社會大眾,雖然在一兩個小時的思索後我仍然對這個問題感到茫然,因為這其實是一個一直困擾著我的問題,但感覺在大家分享心得過後,我又更進一步了解自己了,或許目前我仍無法回答這問題,但我敢說我很努力地在思索這個問題,也相信答案就在不遠處。

建議

我建議以後這類活動時間可以辦長一點,因為唯有如此我們才有辦法深入去體驗並認識當地的居民,並且了解他們的文化。最後的農村跟文化體驗,雖然收穫也是不少,但總覺得過得太快,無法好好吸收消化,體會可能無法太深刻。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

最新文章

數據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