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呂家慧

唐館長的一席話,挖掉了這段旅行的句號。

為什麼要讀大學?敢不敢一無反顧的放手?尋找自己的價值,其實在大學得這幾年這些問題不斷的被提起,然而自己總覺得順其自然也是一種選擇,凡事想得太清楚,倒不如活在當下的快樂。雖然我仍覺得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是觀念上或許可以改變一下,試想;比利史的大學生找到自己的價值,每日將熱忱投入於此,成就上的快樂與內心的喜悅,不也讓他更積極的活在當下嗎?所以不管是順其自然還是積極往前,主要還是在於你是否了解自己?你是否快樂?而視野與見解的格局,則是要不斷的刺激而成長。很開心最後唐館長的故事,讓我們能時時思考,慢慢找回獨立思考的快樂。

這三天的雲林之行,除了體驗製船、補魚、挖蚵、挖番薯、製糖與虎尾的歷史外,最重要的莫過於品嚐他們的生活。還記得在行前會時,天哥這麼說:「我們都知道要在當下更了解一個地方,莫過於事前的準備。」於是在閱讀雲林中看了幾本雜誌,歸納出的雲林就是相較下貧窮、青年人口外移…等。然而在三天的體驗後我才發現,有一種東西是書本上讀不到的─對家鄉的愛。似乎雲林很了解他們的土地,也因為如此才逼他們出走,但在談起他們的土地時,不免有婉惜。像是六輕造成的傷害,又或著是逐年嚴重的地層下陷,讓他們不得不遠離雲林。印象中閱讀雲林有段話是這麼寫著:「對口湖人來說,土地的淹沒與沙洲的消失是現今所面臨的問題,但又何嘗不是島嶼人民的共同課題。」這句話更令人感嘆。還記得第一天晚上,訪問三條崙的吳大哥時,可以感受到他笑中的無奈,但也很替他開心他的子女們都很努力,尤其是陪伴我們最久的小兒子,訪問中他不停的為我們補充海洋的資料,在問他未來想念甚麼的時候,他脫口而出航太科系,不難發現他是熱愛這片海洋的,只是現實的不允許。

接著我們在浪游中前往廣告中的五塊村讀冊館,很幸運的遇到吳永修理事長,在他的熱情邀約下,我們前往他家,聊聊讀冊館的緣起和他的生活與元長鄉,可惜時間的因素必須要繼續往前騎,我們讓可愛的理事長失望了,希望下次可以安排停留在五塊村。下一站我們到達土庫的崙內,在這四小時往東騎得過程中,可以發現我們越來越接近市區,人和車都比三條崙來的多很多,也不難猜想這裡的生活環境應該比三條崙好。在崙內社區可以看到一群可愛且訓練有素的青年志工,想必外流的年輕人沒有三條崙嚴重,而總幹事的介紹也不難發現她對自己與社區是充滿著驕傲的,這相較三條崙他們得無奈,又是另一種呈現風貌。同樣是在雲林,同樣在發展社區觀光,但對自己社區的未來卻有著這麼不太一樣的感觸,一方是希望有更多人聽到他們的聲音,一方是相信他們的聲音可以被聽到,但我想這是不能比較的,他們也將走向不同的康莊大道。傍晚熱情的大家準備了超豐盛的食材與節目,這不免讓我想起之前花東浪走的大宇社區的熱情與當地人白爸爸的和藹,那一幕到現在清晰如影;台東的嘉蘭社區是個原住民部落,那晚我們也大啖山豬肉與小米酒,只是後來知道那一晚可能吃掉了他們一周的糧食時,不免覺得我們好壞。然而我想在當下,最重要的是快樂氣氛,也很感謝他們願意與我們一同分享這快樂。

最後一天是虎尾文化之旅,從糖廠認識的華山咖啡詩人,信手拈來即有詩作,且多是對故鄉的回憶與展望,這相較於前兩天的社區對故鄉的看法,多了認同與寄望,大興大落的歷史,轉型成功的社區,就像是個孩子長大般,誰不寄予他更多未來呢?再來是歷史配自然的布袋戲館講解,在去年曾修過台灣文化史,老師也特地請新興閣布袋戲鍾團長,來講解布袋戲史,會發現布袋戲的演變和台灣整體文化政治的演變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在那也遇到一個大哥展示著他的布袋戲,雖然沒有很深入的聊天,但可以發現他很想和大家分享布袋戲文化,讓我又不免想到有很多的技藝在消失中的感慨,我們(遊客)像候鳥般,永遠只停留在表面,鮮少深入了解,對社區也是。就像我們這次沖沖的來訪速速的離開,吳永修理事長的期盼眼神,我想天哥說的暑假深入之旅是有其必要的。「為什麼我們對身處的土地會這麼陌生?」這是在三天後,還沒認真思考自我價值時,冒出的問號,看著不同情況與經營程度的社區發展,都可發現他們很瞭解自己的家鄉。反觀來看,我對家鄉的意識卻沒有很深,在三條崙的居民可以一眼辨出是否為外來客,而我卻不知道我鄰居最近如何,實在是需要檢討。於是我滿帶著一堆問號與波濤洶湧回到了新竹,開始了一樣的生活但不一樣的感官。

對旅行的安排:

1.我希望能增加五塊村,瞭解讀冊館與當地學童的生活。

2.還有很可惜沒有去到包青天廟,聽吳大哥的小孩說那邊有很多獨特的故事。

3.或許可以增加旅行完的功課,幫他們網頁更新或想更多的想法之類的。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

最新文章

數據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