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分類清單
不是大哥之海海人生/心得/朱冠禎

將近四個小時的車程,我們到達了雲林縣四湖鄉的三條崙,客運車穿梭在沒有高樓大廈和擁擠車潮的鄉間小路,讓我意識到:我們真的到了鄉下,看著夕陽溫暖的紅色撒在魚塭上,不知不覺的挑起了感動的情緒,殊不知原來這些看似樸實的單純背後,也正在進行著一場艱難的抗戰。

吃飽飯後,雲林縣前副縣長林源泉先生來跟我們小聊了一下,在這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比起官職,「六輕殺手」這個稱號明顯的更適合他,在六輕以一種強迫式的生根進入了雲林,對雲林當地的產業造成了不小的衝擊,再多次的抗爭無效之後,我看見了林源泉先生一派輕鬆的口吻背後的沉痛和無奈,此時對於這次的浪遊心中也浮現出了一些小小的畫面。

三條崙是在雲林沿海的一個小小的漁村,到達雲林的第一晚我們就在這裡的一間寺廟中住下,隔天一早天還沒亮就被挖起來了,冷氣團的凜冽讓我不禁起了寒顫,但又為了即將踏上鐵馬開始深入雲林的旅程感到興奮,用完早餐後,一群人穿起雨鞋套浩浩蕩蕩的往海邊出發,沿路上有很多的風力發電機,以我個人的觀點來講,雖然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破壞環境,但相較於六輕或是其他的重工業,這實在是一種很好的折衷方式,並且也可以促進雲林的觀光產業發展。一整天下來,不論是做膠筏的大哥、捕魚的大哥、還是養蚵的大哥,都給我不少心靈上的衝擊,以晚上我們這組訪談的對象吳昆松阿松大哥為例,在當時環境艱難的時代,儘管在小學只有讀五年之後就沒再讀書了,言語間卻透露了不少時間累積的智慧,可以感覺的到阿松哥對於生活的認真,雖然是因緣巧合進入了捕魚的行業,卻也是努力的學習,努力的要給子女更多的資源,讓我覺得從阿松哥身上可以學到的不只是漁業相關的知識,有更多的是面對生活的態度。

第二個早晨,我們依然的早起離開了三條崙,往崙內社區前進,一路上的風景從魚塭變成了農田、雞舍鴨舍,海的味道漸漸的被泥土取代,雖然我們在炙熱的太陽下都小小的曬傷了一點、也出乎意料的迷了點路,總算還是在日正當中時抵達了崙內社區,老實說一開始這個社區給我了些搞噱頭的感覺,但時間告訴我這是錯的,這是個很成功的社區,不但成功的表現出當地的特色,也成功地將年輕人的心留在家鄉,不同於三條崙,在這裡我看到了很多比我們要小很多的青年志工,整個下午到晚上陪著我們去參觀社區、挖地瓜挖山藥、跳舞打鼓,在這一整天結束之後我覺得我的心被填得滿滿的,這裡就像個大家庭,雖然對於陌生人難免有些羞澀,但是在最後被他們將龍珠炮硬是塞進我們手中,爽朗的笑聲邀請我們一起同樂,在滿天的煙硝灰中我覺得眼睛有點酸酸的,在如今人際關係漸漸疏離的社會中,我甚至一度想要懷疑我到底是不是還身在人間。

很快地到了第三個早晨,也是我們這趟雲林浪遊的最後一個早晨,往虎尾的一路上車輛開始變多,房屋也開始變的密集,明顯地感覺到我們進入了市區,一開始我們了解了一些虎尾糖廠的歷史,但老實說,沒多久我就開始神遊了,一直到走到鐵路橋時,老師的隨口一句變成詩,才讓我意識到這個地方有多美、有多麼的有內涵。

又過了一個日正當中後,我們到了雲林故事館,而這次的浪遊,也差不多進入了尾聲,比較早回到集合地,我就坐在客廳的後面聽著唐麗芳唐老師說故事給小朋友們聽,運甘蔗的火車、白蟻窩等等,夾雜著天真的童言童語,我才深刻的體會到,原來我們時常在生活中一晃眼就忽略掉的東西,都能夠成為一個故事。當大家都到齊後,我一度以為唐老師要再用一張圖一個小故事來替我們總結在虎尾這個小地方,沒想到老師一開口,卻又將我們帶入了另外一場旅程。

開始時,「請問你為什麼讀大學?」唐老師以這個問題開了頭,這是我意想不到的,剛剛還在跟小朋友說著小故事的她,怎麼轉個身回來,渾身散發出了一種感覺刻意柔化過後的傲氣,老師談到她自己在學習時的一些方法,而我聽到最重要的一點是主動的學習,要跟生活作連結,這樣的學習才是有意義的學習,在學階段帶著唐老師學習的都是一些大師級的人物,但到了最後還是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高學歷,選擇到說故事給大家聽,幫助更多的人,我想這樣的決定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是很難的、而且很冒險,我想就是因為唐老師常常在做連結的動作,才能夠對自己的決定感到信心及坦然。從前我所關心的事我自己的能力,希望我自己很厲害,所以我讀大學,但漸漸的能力建立起來了才覺得,也許我的未來可以不是只是個工程師,用我所累積下的東西,或許可以做到的更多。

問完一圈後,做了一些討論後,天哥做了個小總結:大致上我們會關心到的,分別在建立在獨立思考能力、與不同的人接觸、個人興趣這三個面向上,而在這次的討論中,延伸出了第四個面向,價值觀,也是這次的談話中對我衝擊最大的部分。去做你心裏真正關心的、真正在乎的事,這是對現在的我來說最難達到的,處在目前的環境,還有長年功利教育的洗禮,不論對於父母或者是對我自己,要我放棄我的正統教育體系的道路是有一定的困難度在,然而,在升上三年級之後其實我已經慢慢地意識到,除了自身的能力之外,有很多的公共事務也許是更值得我花時間去關心的,像這次來到雲林,第一天晚上就聽到林源泉先生談到六輕對於雲林地區的影響,對於環境或是對人都是一個不可逆的破壞,第二天晚上,聽幾位大哥說著目前雲林地區的漁業狀況,讓我差一點就要情不自禁的說出:「一定要幫助這個地方脫離困境。」,但隨即轉念一想,我是甚麼角色,以我目前的能力可以幫他們甚麼,再說,環境問題也不單單是雲林而已,這是全球都共同在面對的,到底我是憑甚麼說這句話,於是就這麼硬生生地把它吞回肚裡,只能希望在未來我能夠慢慢的能夠說出我現在說不出口的這句話。 從這次的雲林浪遊活動,過程中受到很多的刺激及感動,真的不是言語能夠表達的,已經遠遠超過我在報名參加時所預期,然而,還有很多的回憶細節,還要細細地思索消化才能夠內化成我的東西,感到比較可惜的是在第二天的晚上沒能跟每位大哥都深入的聊天,「每個人都是一本書」Ivy在做訪談報告時是這樣說的,也確實這三天以來,所碰到的每位漁夫、農夫、或者文化工作者,背後的故事、怎麼樣生活都是值得我們細細地去體會的,如果未來還有這樣的機會,只要時間上允許,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參加,行程的安排上,只希望能夠有更充裕的時間跟同行者一起做比較深入的討論性活動,也許能夠獲得的可以更多吧!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

最新文章

數據載入中...